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注我们
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武昌王朝帝豪·恣情纵欲的呆霸王薛蟠,只瞥了林黛玉一眼瞬间就被酥倒化身为情圣
  • 武昌王朝帝豪·恣情纵欲的呆霸王薛蟠,只瞥了林黛玉一眼瞬间就被酥倒化身为情圣
  • 2020-01-11 17:02:43 来源:澳门银河网上娱乐
  • 武昌王朝帝豪·恣情纵欲的呆霸王薛蟠,只瞥了林黛玉一眼瞬间就被酥倒化身为情圣

    武昌王朝帝豪,01

    《红楼梦》中的呆霸王薛蟠,虽出身名门大户,但父亲早逝,母亲又百般溺爱,自小没有得到严格的管束和教育,生性不好诗书,只会打架斗殴,眠花宿柳,更让人对他没有好印象的是,为了争夺香菱,命小厮打死了冯源,闹出人命来。

    薛大傻子虽然任性妄为,劣迹斑斑,却也有天真烂漫之处,对待朋友重情重义。比如他在赖大家的酒席上,碰到长相俊秀的柳湘莲,以为他是戏子优伶一类供人轻薄的,便动了勾引之意,却被骗到北门外的苇子坑打了个半死。

    揍人后的柳湘莲为了避祸,只好远走他乡。后来薛蟠遇难,柳湘莲又侠义相救,两人冰释前嫌,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好兄弟。尤三姐自杀后,柳湘莲失踪不见,大家都不以为意,唯独薛蟠面带泪痕,为此痛心疾首。

    秦可卿死后,贾珍找不到上好棺木,薛蟠派人送来了称心如意的木材,贾珍要重谢他,薛蟠说什么也不肯要。二人并无过密的交情,能做到雪中送炭,不计回报,可见其人性格豪爽,颇有仗义疏财之气。在四大家族各怀鬼胎的利益角逐中,薛蟠这种直来直去的脾性,反倒令读者舒畅些。

    薛大傻子虽然有他的愚顽可爱之处,但终究是吃喝嫖赌,五毒俱全的纨绔子弟,和浑身冒着仙气的黛玉妹妹八竿子打不着,然而我们这位呆霸王还真真切切的想过“癞蛤蟆吃天鹅肉。”

    是的,又俗又呆的薛蟠竟然对天仙一样的黛玉妹妹动了真情,而且是摆脱了肉欲层次的一往情深,并懂得成全。尽管很多黛粉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,好像薛蟠的情意侮辱贬低了黛玉一样。但我要说的是,在感情这条路上,并不分什么高低贵贱,而且在执行力上,薛蟠甚至比贾宝玉还要出色。

    02

    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五回,当贾宝玉和王熙凤二人中邪,众人都慌了手脚时,唯独薛蟠的反应与众不同,呆傻可爱到了极致:“别人慌张自不必讲,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: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,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,又恐香菱被人臊皮—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,因此忙的不堪。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,已酥倒在那里。”

    这应该是薛蟠第一次见林黛玉。美人在前,便母亲、妹妹、小妾都顾不得了,净防着别人打自家女人的主意了,没成想,自己倒是把贾府的姑娘给瞧上了。

    薛蟠动了心以后,便对林妹妹的事格外上心,并脚踏实地的着手给林黛玉配治病的药。《红楼梦》第二十八回中,宝玉提到:“那为君的药,说起来唬人一跳。前儿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,我才给了他这方子。他拿了方子去又寻了二三年,花了有上千的银子,才配成了。”头胎紫河车,人形带叶参,龟大何首乌,千年松根,茯苓胆,这些药都是补气血,医治先天不足之症的。

    薛宝钗先天带有热毒,但已被冷香丸压制住了,没有必要大费周折,这药十有八九是配给林黛玉的。药方管用与否,林黛玉吃了没有,作者没有交代,但薛蟠的这份心意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    为什么宝玉有药方,不去配制,反而薛蟠配成了?这和两人当时的处境有很大关系,宝玉当时年岁较小,受管束非常多,财务不自由,更不能天南地北的乱跑,那些刁钻的药他根本就找不到。

    薛蟠年岁上大很多,又没有父亲的管制,行动自由,有钱想干嘛就干嘛,再加上十分上心,自然就配成了。薛蟠是个容易喜新厌旧的人,为了这副药折腾了两三年,可见对黛玉的执念非常深。

    03

    心心念着黛玉的薛蟠,想必也三番五次的在母亲面前提起过娶之为妻之事,只是薛姨妈自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和林黛玉是云泥之别,这个事想都不要想,但在偶尔的谈笑中还是透露出了这方面的意思。

    《红楼梦》第五十七回,黛玉要认薛姨妈为干娘,宝钗忙说:“认不得的。”接着便问黛玉为什么哥哥薛蟠还没定亲,母亲反将邢岫烟说与堂弟薛蝌?黛玉猜是属相不合,宝钗笑道:“非也。我哥哥已经相准了,只等来家就定下了,也不必提出人来,我方才说你认不得娘,你细想去。”说完,宝钗就和薛姨妈挤眉弄眼的发笑。

    黛玉已是羞涩难掩,薛宝钗却继续不管不顾的说破了:“真个的,妈,明儿和老太太求了他(指黛玉)做媳妇,岂不比外头寻的好?”黛玉只能硬着头皮当做玩笑,“你越发疯了。”还是薛姨妈怕黛玉脸上挂不住,忙说就连把邢岫烟说媒给薛蟠,都怕糟践了人家好好的女孩家,林妹妹更是断断不可能的,这才稳住林黛玉了。

    薛宝钗拿哥哥与黛玉的事说笑,可见薛蟠的心思,母女二人心里跟明镜似的,只是林黛玉虽是孤女,却是官宦千金,且有贾母和贾政撑腰,不会下嫁他们这种皇商人家的,再加上薛蟠素常的品性,想娶林黛玉更是痴心妄想了。

    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七回,薛蟠为了生意奔波,走了两三千里的路程,受了四五个月的辛苦,回家的时候给母亲和妹妹带了两大箱子礼物。这两箱子捆绑的结结实实,还夹着夹板,上着锁。给母亲的一箱是些绸缎、绫锦、洋货等家常应用之物。

    给妹妹宝钗的一箱是些什么呢?“从虎丘带来的自行人(一种会动的玩具人)、酒令儿、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,沙子灯,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,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。”

    这几样非常有趣的小玩意儿都是虎丘的特产,虎丘是苏州的风景名胜区,也是黛玉的故乡。薛宝钗一看,就明白哥哥的用心了,除了自己留用一点外,将那些不紧要的东西分送了大观园里的姑娘们,只有黛玉的比别人不同,且又加厚了一倍。

    在感情上薛呆子一点都不傻,礼物挑选的也很上心,细心处不亚于宝玉。行事一向鲁莽的薛蟠,还细心的打着妹妹的幌子,光明正大的送了很多人东西,因是黛玉家乡的土特产,多送两件也在情理之中,这件事可谓处理的合情合理。

    黛玉收到礼物后,果然触物伤情,既思念家乡,又伤心无父母兄弟,顿时粉泪盈腮。宝玉提议去谢宝钗,黛玉道:“只是到了他那边,薛大哥回来了,必然告诉他些南边的古迹儿,我去听听,只当回了家乡一趟的。”这是黛玉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称薛蟠同学为“薛大哥”,可见薛蟠这礼物送的有多深入人心。

    《红楼梦》第十六回,贾宝玉把北静王所赠鹡鸰香串这样的稀罕物,十二万分小心的捧出来,转赠给黛玉。黛玉说:“什么臭男人拿过的。我不要他。”遂掷而不取。两相对比,我们就知道薛蟠这样的粗人做到这份上,着实令黛玉感动了。

    04

    通过以上分析,可以看出,薛蟠对黛玉有情是客观存在的,甚至我们可以猜测,香菱向黛玉学诗,也是受了薛蟠的影响。薛蟠身边的女人太多了,各式各色的都见识过,唯独林黛玉这样“秉绝代姿容,具稀世俊美”仙女类型的他接触不到,可能他希望香菱学点皮毛,聊以自慰吧。最后对夏金桂一见钟情,也是因为她能诗会画,当然他以为自己找了个气质上有点像林妹妹的,最后却娶回一只母老虎另当别论。

    既然薛蟠钟情于黛玉,那他和宝玉的关系如何呢?事实上,可能俩人的关系很不怎么样。《红楼梦》第三十三回,宝玉被父亲贾政暴打后,薛姨妈和宝钗都认定是薛蟠挑唆人告状的缘故,因而数落薛蟠。薛蟠分辨无果后,血冲脑门,嚷道:“难道宝玉是天王?他父亲打他一顿,一家子定要闹几天。”还说:“今儿越发拉上我了!既拉上,我也不怕,越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,我替他偿了命,大家干净。”

    宝钗劝他,他反而说道:“你只会怨我顾前不顾后,你怎么不怨宝玉外头招风惹草的那个样子!”“只为一个宝玉,闹的这样翻天覆地的。”从薛蟠的话中可看出对宝玉诸多不满之处:宝玉是天王?母亲、妹妹都胳膊肘向外拐的向着他?不能说出口的是:林妹妹心里想的也是宝玉!有了黛玉那样的知心知己,宝玉还在外面鬼混胡闹!

    既然不是自己干的,宝玉也没有说是薛蟠,正常的逻辑应该骂那些嚼舌根的人,找栽赃诬陷他的人算账去,怎么偏偏就恨上宝玉了?还要跑去打死宝玉,跟宝玉同归于尽?或者从深层次心理来讲,他是嫉妒着宝玉的。

    再者,薛姨妈和薛宝钗都不是蠢笨之人,又是薛蟠的至亲,对他非常了解,连她们都认为薛蟠有可能告密,可见薛蟠、贾宝玉、林黛玉三者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,甚至薛蟠在母亲和妹妹面前编排过宝玉的不是,说过对宝玉的不满,否则二人不会宝玉刚挨打,就先怀疑到自己人头上。

    薛蟠这样的“呆霸王”,坐吃家中百万之富,却只会不断的惹是生非,不是喝个花酒,就是聚赌嫖娼,今儿斗鸡走狗,明儿打架滋事。就连妹妹薛宝钗都说他:“素日恣心纵欲”、“天不怕,地不怕”,可谓与林黛玉的不染世俗,目无下尘,高洁孤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  他俩的差距可能是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,还得砸个十万八千里的大坑。就算脑洞大开,林黛玉机缘巧合的同意嫁给薛蟠,他也注定给不了黛玉稳妥的幸福和精神上的互通。

    然而这所有现实的考虑,都妨碍不了薛蟠单方面的喜欢黛玉,并心甘情愿的为她付出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薛蟠这样一个大俗人,对黛玉的感情却是精神层面的,无论人品如何,在对黛玉的感情这件事上,他是高尚纯洁的,因而也是应该被我们认可和尊重的。

    有人问我,在这纷纷扰扰的世间到底有没有单纯的爱情?我回答道:“有,比如薛蟠对林黛玉就是。”薛蟠自始至终都清楚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,没想一定要和她有结局,也不去在乎在对方是否知道自己的情意,更不需要她去回报什么,只是不给对方添堵的在心底默默爱恋,并尽己所能的为她做些事罢了,这难道不是纯洁无私的爱情么?读懂了才明白,原来最粗俗无礼,恣情纵欲的薛大傻子当了一回最有仙气儿的情圣。

    作者:洛轻尘

    版权声明:本文由「鱼羊秘史」原创制作,并享有版权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欢迎转发朋友圈。

    新濠影汇赌城

上一篇:津媒谈恒大亚冠出局:没有奇迹,也没能挽回颜面 下一篇:朝鲜东部跨海铁路大桥举行通车仪式 金正恩曾视察